[爽爽撸]成人網提供最新最全的成人小說、激情圖片、黃色笑話,讓你擼的時候不再乾燥乏味!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成人小說 > 我的姐姐和我

我的姐姐和我

在我還沒有上小學的時候,媽媽就跟爸爸離婚了。
我的爸爸是個有前科的釋放犯,而且還常年酗酒,醉得過分了不是吐在床邊就是向衣柜里撒尿,而醉得不那么嚴重的時候,卻更糟糕,不是罵人就是打人。
媽媽很早的就想要離開他了,可是卻被他的毆打給威脅住了,直到我快六周歲的時候,爸爸第二次被判刑一年半的時候,她跟自己單位的領導好上了,下定了決心要離婚。
當時還是八十年代,監獄管理制度跟法院審判都不講究什么對犯人以保障和照顧。
就給了監獄一封公函,告知了我爸爸一聲,然后一次開庭就缺席判決了離婚。
媽媽像是要逃離地獄一般的把我丟給了爸爸,甚至于連判決給她撫養的姐姐以及歸屬為她的財產的房子也都全都扔下了,直接跟了她的新男人去了南方。
當時我雖然已經六歲,可是還是很多事都不懂,而且對這些大人的事情只是朦朧的感覺而已,根本沒有在腦海里留下深刻的記憶。
關于這些的內容,是在我上了初 一以后,覺得我長大了一些的姐姐分成幾次講給我聽的。
發生在他們離婚之后的事情,我的記憶就更深刻一些了。
比如說出獄后的爸爸丟了工作又找不到新的,只能整日酗酒,打罵姐姐和我。
后來他常常換上一身在他第一次蹲監獄前當經理時穿的衣服,出門去很久,有時甚至好些天都不回來一次,回來后就會帶回一些錢。
后來我才知道,他是去詐騙錢財了。
后來的故事就很自然了,不是什么犯罪天才,也不是詐騙老手的爸爸很快很快地,還不到一年時間,就被警察給抓住了。
這次判得要重得多了,即便減輕了一些刑罰,依然要在監獄里蹲上六年。
在他這第三次進監獄的時候,我才剛過完七周歲生日不久,就在從小學放學回到家門口的時候,眼看著他被警察抓走了。
從那以后,我就開始和大我整整十一 歲的姐姐一起相依為命。
姐姐是媽媽跟爸爸還沒結婚時候就生下的孩子,那時候的媽媽還是中專的學生,連十七周歲都沒有到,就在長得很英俊的爸爸的言語跟送禮攻勢中被他在一間小板房里給搞上了手,誰知道就這一次,就直接懷上了姐姐。
沒有成年的媽媽跟爸爸,連結婚證都是走后門偷偷辦理的,別說酒席,就連雙方父母以外的任何一個親屬都沒有通知。
姐姐后來漸漸長大了,我也出生了,她繼承了媽媽的豐乳翹臀、雪白肌膚,還有爸爸的不錯的容貌特點。
即使是剛上小學的我,也在她放假回家的時候,就在家里廁所的門外,透過門縫偷偷地偷窺正在洗澡的她那渾圓挺拔的大奶子跟修長白皙的大腿,還有那在霧氣中若隱若現的只有少量稀疏黑毛的下體外陰。
再后來,爸爸突然生病死在了監獄里,家里在當初他入獄前偷偷轉移出去的錢財也快花完了。
從那時候開始,小學二、三年級的我,就很少再能看到姐姐露出開心地笑臉了,她總是緊緊地皺著眉頭,漂亮的臉蛋上總是飄著憂愁的烏云,這種憂郁的氣質甚至讓當時還不懂得男女之事,連偷窺她洗澡都只是好奇而已的我,都產生了要把她抱住,好好摟在懷里的心情。
但是,姐姐卻很神奇地解決了她上大學的學費跟我們兩個的生活費。
姐姐讀的是本市的大學,每逢周末或者沒有必修課的日子,她都會從城市的另一端趕回到家里來,買菜做飯給我吃,并且幫我洗衣服(包括內褲跟襪子),甚至還一直幫我搓澡。
當時的我雖然還不懂男女情事,卻也總是在她替我搓澡的時候,把身子向前靠,努力地想要把頭跟身體,挨上她那在薄薄地居家睡裙下若隱若現的乳頭。
我下半年就要讀初大學,她大學也馬上要畢業了的那一年夏天,在姐姐為我搓洗手臂的時候,我看著她那十分透的睡衣里的乳頭跟從蕾絲內褲里紮出外面的陰毛,發出粗重的喘息。
下身那比同齡的孩子們要粗長許多的雞巴,也迅速地直挺挺的立起來,上邊的血管都綻起變粗得十分地顯眼,甚至充血變紅的龜頭處都有一滴的粘液滲出。
我鬼使神差地上去把沒被搓洗的一只手伸了過去,抓住了姐姐的一個奶子,使勁地揉搓了幾下。
姐姐一把推開了我,用驚訝萬分的眼神看了我很久,有快十幾秒,直到覺得很尷尬的我的欲火迅速的消退,雞巴飛快的軟了下去。
姐姐看著我從氣勢洶洶變成蔫頭耷腦的小雞雞,突然憋不住笑了一下,而后就轉身進屋了。
只是后來,她再也沒有為我搓過澡,甚至連擦后背都沒有過。
姐姐大學畢業以后,據她說是找了一份工作,需要住單位宿舍,只有每隔一周甚至兩周,才能回來看我一次了。
只上高 中的我,被迫漸漸的學著自己做飯炒菜燉湯,去市場買菜討價還價,還有如何去銀行把姐姐存在存折里的錢取出來。
但是,即使是姐姐和我共處的時間越來越少,甚至在她大學畢業的第二年之后,就再也沒在家里住過一個晚上,都是回來最多一個白天。
我對她濃濃的感情卻沒有絲毫的變淡,隨著初中的第一次在同學們的哄笑跟七嘴八舌中度過的生理衛生課跟我的在高 三下學期才來到第一次夢遺,我對姐姐的情欲是越來越強烈。
自從第一次做春夢,我的性幻想的意淫目標就一直是姐姐,我不止一次的在夢中揉搓著她圓潤、碩大的奶子,把下身挺起的硬得生疼的雞巴用力地捅進她藏在兩腿之間的陰毛中神秘的洞穴里,把她的小屄給塞滿、撐開,最后在里面射出我的精液。
可是每次醒來之后,都是只能把沾染在床單或者被罩上的白斑趕緊洗掉,省得一放變成黃黃一大片。
在我中考結束之后的那個暑假,我發現姐姐變得沈默了許多,從她上大學以后又開始多起來的笑臉也又少了下去。
兩次她回家,我甚至都在她身上聞到了酒味兒,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因為爸爸是酗酒成性的惡酒鬼,姐姐自己對酒深惡痛絕,自己從來不喝,也禁止我喝任何一種酒的。
第三次回到家的她,身上不但有酒味兒,而且手里還拿著一罐啤酒。
她沒有理會我擔憂的眼神和輕聲的問話,而是自己一個人走到了家里的陽臺上,爬在欄桿上向遠處望著。
我擔心的跟了過去,走到陽臺上,再次輕輕的問道:「姐姐,你……你是怎么了?你變得跟以前很不一樣了,我……我很擔心你的。」姐姐回過頭來,用帶著酒意的水汪汪朦朧雙眼看著我,兩頰上因酒而生的紅暈像被朝霞映出的云朵一樣,配上她兩只蘊著水汽的雙眼,再加上那件吊帶低胸藍白色的裙子幾乎只是勉強遮住了她的乳頭部位,把半個雪白的大奶子給托起展露在我眼前,我幾乎看得呆住了,后邊還想再說的話也忘記了說,只是呆呆的看著姐姐的半球形的乳房跟短裙下露出幾乎全部的雪白大腿發呆。
大概是看著我像呆頭鵝一樣的楞住了,只知道盯著她看,姐姐噗哧一聲笑出了聲,可是看到我就像沒聽到她的笑聲一樣,繼續盯住她的身體猛瞧,她有點驚訝,然后就開口問道:「嗯?怎么了?」當時我不知道腦子里想的是什么,只是呆呆的回應道:「姐姐,姐姐……,你……你真好看,我好喜歡你……我好喜歡你。」姐姐聽到我類似于表白的話,把手里的啤酒直接丟下樓去,張開嘴大笑了好幾聲,然后擦去了眼淚問道:「小弟,你真的喜歡姐姐么?很喜歡姐姐的身體是么?」此時已經從呆滯中恢復的我雖然尷尬又錯愕,但是還是老實回答道:「是,我喜歡姐姐,我喜歡姐姐,特別喜歡姐姐。我一直想著能看看姐姐你的裸體,甚至能把脫光光的姐姐給抱在懷里!」一開始只是低聲的述說,說到后來我大聲的叫了起來。
「真的么?你確定你說的都是你自己的心里話嗎?」姐姐也大聲問我。
「當然是真的!我想要姐姐給我看,我要看到姐姐你的胸脯,你的大腿,你的屁股,還有你的小屄,我都要!」我大聲的喊叫道,反正這座老式的居民樓一直都沒有要拆遷的傳言,這時已進入九十年代中旬的后期了,相鄰樓層的鄰居全部搬走去住新小區的新樓了。
這里不是高層的五六樓以上還住著三五天不下一回樓的老頭老太太,就是租房子住的短期租客,他們彼此之間,還有跟我這樣的原住戶之間,都根本不認識,被他們聽到了也不會傳出去,更何況他們白天都去上班,少有在家的。
姐姐聽了我的話,不知道為什么先是哭了起來,在我想要走上去用手給她從嬌艷的臉蛋兒上擦去淚珠的時候,她又笑了起來,不是出聲地大笑,而是嘴角上揚,露出嫵媚妖嬈的表情的笑臉,卻沒有發出笑聲。
「你真的想要嗎?那姐姐就給你,把姐姐的身子給你看。你稍等一下吧,姐姐這就把姐姐的身體全都給你……」說著,姐姐轉身向正面面對著陽臺門口處的我,把裙子的兩條肩帶從肩頭滑落下去,然后手向背后一伸,淺淺的淡粉色胸罩就被解開了扣子,兩個雪白豐挺的乳房就此展露在我面前。
姐姐的乳頭顏色已經不在是我很小時候的粉紅色,但是也不是像我們學校的那帶不合身胸罩結果一彎腰就露乳頭的中年女老師一樣很深很深的發黑的,而是變成了有些像摻了牛奶的巧克力的那種褐色,配在她白皙膚色的乳房上,看起來很是和諧。
姐姐看到我盯著她的兩個奶子看呆了,不由得發出「哦呵呵~」的笑聲,走過來擡起手臂摸了摸我的頭說道:「怎么樣,姐姐的身子好看么?」在我不出聲只是點頭后,她又說道:「那湊近一點來看看吧。」說著把把胸故意的向前挺起湊到我低下的頭跟前來,我的鼻尖幾乎快要碰到她的乳頭上邊了。
我被這樣白花花圓滾滾的奶子刺激得呼吸變得粗重起來,發出了喘息咽唾沫的聲音,不由自主的伸手想要抱住姐姐的身子,把她徹底的拉到自己懷里來。
可是伸出去的手卻被姐姐擋住了。
「忍不住了嗎?等下,姐姐把衣服都脫了,給你看個夠。」說著她就要把原本脫了一半,被收腰設計給攔下的裙子徹底的從身上給褪下,卻被我一把摟住了她的屁股,另一只手抓著她的手向屋子里面拖。
「姐姐,不要!不要在陽臺脫衣服!我想看姐姐的身子,我想要姐姐的身體只屬于我一個人,我不想讓姐姐的裸體被別的人看見。」聽到我的話,姐姐順從地被我拉進屋子里,在客廳的沙發跟前,她的裙子落在了地上,姐姐的身上就只剩下一條粉色底色淺藍色條紋的三角內褲了。
這時,姐姐「呵呵呵~」地笑著說道:「小弟你要看姐姐的身子,那你也要脫光了才行呀,要不然姐姐讓你看光光了,小弟你卻不讓姐姐看,可不公平呀。
姐姐好久都沒給你洗澡了呢,快脫下來讓姐姐看看你現在身體長成什么樣了?」在因為激動而雙手顫抖的我猴急地把自己上身跟下身的衣服都一把扒下來以后,姐姐看著我因為她那白花花的裸體,圓滾滾還會輕輕抖動的奶子而變得粗長硬挺的雞巴后,用手掩住小嘴兒,呵呵哈哈地笑了好幾聲,然后就湊過來用左手握住了我向上翹起角度很高的雞巴的中段,輕輕地溫柔地擼動了幾下,然后擡頭問道:「哎~小弟,你怎么了?是因為姐姐而變得興奮起來了么?」在我一邊點頭回答是一邊想要伸手摸她的奶子的時候,姐姐卻蹲下了身子,把另一只手也環在了我陰莖的根部,然后兩只小手一起輕柔地上下來回擼動我的肉棒,讓我舒服地發出了「嗯~嗯~」地兩聲呻吟。
然后,在聽到姐姐說:「真好,小弟你的雞雞真硬,好厲害,姐姐……姐姐來幫你吸一吸舔一舔。」之后,我就感覺到龜頭被溫熱濕潤的環境包圍了,跟著,整個雞巴的前半段也被吞進了姐姐兩篇誘人的紅唇里面,舒爽的感覺讓我再一次難以抑制的呻吟出聲。
姐姐的口交速度并不快,慢慢地吞吐著我的雞巴,嘴唇也跟我肉棒表面的皮膚貼合得非常緊密,只是偶爾才會發出一聲「噗哧~咕嘰~」地聲響,還有就是她向后退吐出我的雞巴到雙唇含住龜頭的時候,發出的「啵~啵~」的聲音。
姐姐她一邊含著我的龜頭,用舌尖在我的馬眼周圍撥弄挑逗,一邊用手擼動著我雞巴的中段,弄得我舒服得「哼嗯哼哼哦哦~」地呻吟著,不斷的向前挺送著腰,想要更深的捅姐姐溫暖濕潤的小嘴里來回抽插。
姐姐則是半含著我的雞巴用含混不清的聲音問道:「啊嗯嗯~,舒服么?咕嘰咕嘰的聲音,啊~我好淫蕩,姐姐浪不浪?」吐出我的雞巴,用舌頭卷著龜頭在上邊下邊來回舔舐的姐姐聽到我的呻吟聲突然變得急促而低沈,腰部也一陣抖動,剛剛想要擡頭問我怎么了,就被我突然從馬眼里噴出的精液連中兩發,一波精液正中鼻梁,另一波則是射在她左側的臉頰上。
聽著姐姐被我突然射出的精液弄得嬌柔地驚叫一聲:「咿呀~」,跟著被我射了一臉精液的她發出「嗯~唔嗯~」的低聲浪吟,看著她那嬌艷迷人的臉上留下我白濁的精液,污染了看起來如綻放花朵般姐姐的臉龐,我不由得更加的興奮與欲火高漲,居然從陰莖里又再噴出一發精液,正射進姐姐半張開的小嘴巴里。
姐姐被我這一發搞得猝不及防,居然發出「嗚嗚~」的聲音,把我的精液給咽下肚子里去了。
她在咽下了我的精液后,「唔嗯~哼嗯~」地呻吟了兩聲,然后說道:「啊~小弟你射出來了呢。舒服嗎?姐姐裹得你很舒服,所以你才這么快射了是嗎?」在我肯定地點點頭之后,她溫柔地笑了,臉上還沾染著我的精液的笑了,說道:「太好了~小弟你舒服就好~」
(下)
「都射出來了呢,姐姐是不是吸得你好舒服?」看到我繼續猛力地點頭,姐姐開心地笑著放開了還握著的我的陰莖。
那根大肉棒子即使射出精液后也沒有徹底軟化下去,而是還倔強的昂著頭,對著姐姐赤裸的身軀表達著我內心里如同火焰一樣強烈的欲望。
那想要得到姐姐,想要插入、想要釋放的欲望,雖然隨著精液的射出而緩解了一些,可是還沒有從根本上得到解決。
因此,姐姐一邊笑咪咪地用舌頭舔舐著我射在她臉上的精液所殘留的痕跡一邊問我:「怎么樣?想看看姐姐的下面嗎?說是的話姐姐就給你看哦。」,我則是跟一條發情的公狗一樣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悶聲地回答道:「是!是的,我要看姐姐的下體,我想要看到姐姐的屄!」聽到我粗俗地回答,姐姐清脆的笑聲又再一次在屋中響起。
然后,姐姐站起身來面對著我把兩手都伸到了三角內褲的前面,一邊用挑逗的動作輕柔地撫摸著自己陰部上面小腹最底端的位置,一邊說:「好弟弟,姐姐要脫給你看了哦。」跟著就轉過身去,兩手的拇指都插搭配內褲的側面里頭,用拇指的第一個指節鉤住了內褲邊緣,然后速度很是緩慢地一蹭一蹭地往下挪著,就好像是外國影視劇里跳脫衣舞的舞女一樣,把挺翹渾圓、白皙細膩的屁股蛋兒一點點地從上到下完全顯露出來,呈現在我眼前。
「怎么樣,看見了嗎?姐姐的屁股好看嗎?你看見了嗎?弟弟。還有屁股溝的下頭,你看?」說著姐姐一邊脫一邊扭動著屁股,在三角褲衩脫離開她下體的一瞬間,我馬上要看到深深地屁股溝下末端那里,在屁眼的下方那夢想中的水鄉桃源的時候,她突然雙手一撒向下一推,同時直立起身體來。
內褲順著姐姐那滑溜的大腿肌膚一路滑落下去,我卻只能看到并攏了大腿后轉過身來的姐姐小腹下陰部位的陰毛,那驚鴻一瞥中姐姐隱約露出的肉呼呼地有所變色的外陰陰唇部分被并攏的大腿緊緊夾住,不能夠直接看到。
我急的直接湊上前去,伸手就摟住了姐姐的身軀,把頭埋在了姐姐那對柔軟而又有彈性的大奶子上,嘴巴一陣亂親,嘴里也沖著她撒起嬌來。
「姐姐說話不算,說了要給我看的,卻要遮起來。騙我。」說著我用嘴唇吸住了姐姐一側的乳頭,用力地吮吸,還用舌尖大力地撥動著,最后嘴唇離開那粒被我含住的乳頭時,因為用力而發出了「嗦~啵」地一聲。
姐姐被我吸得「啊~」了一聲,雙手溫柔地把住了我攬上他的胳膊,仿佛是想要推開我而又沒力氣似的,嘴里說道:「因為,因為弟弟你那樣直勾勾地色色的沖著姐姐看,姐姐我十分的害羞啊。你那直接又急色的眼神盯著我,讓姐姐我真的很不好意思呢。啊~別吸~,你~你又是看著我的屁股跟小屄的地方瞧,又是吸姐姐的奶子,啊……姐姐,剛才姐姐給你口交,幫你吸雞巴的時候,姐姐就已經有感覺了呢。現在被你這樣又看又弄,姐姐被你搞得~啊~~,姐姐的下面都濕了呢。你摸摸~」說著姐姐就把的右手抓住,用她那柔軟又溫熱的小手引導到了她的下體的位置,順著她那面積依舊不算很大,只是從稀疏零落變得成片而濃密了的陰毛向下梳理著,一路伸到了她的下體,兩片我退了半步低頭看去看起來十分肥厚,而且合得很緊的的陰唇。
我聽到同學談論過,也從亂七八糟的小報上看到過,聽說了女人的下面的小屄,按照那些登載抄襲再盜版臺灣盜版出版物的非法雜志,黃色小本上寫的關于女性的知識上,聽說女人的外陰陰唇雖然是向外開放的,如同花朵一般,但是由于要保護陰道口,所以都會把陰道口給覆蓋住。
可是根據先天的不同,有的女人陰唇大而后不厚,不厚光大,拉開之后的長度甚至能有8、9厘米甚至10厘米以上的,于是就對陰道口是遮蔽式的覆蓋,而有的女人就是小而肥厚,大陰唇和小陰唇都是把陰道口「合攏式」地覆蓋住,即使因為性興奮而張開,也是顯得緊窄而逼仄,就像是夾住了一樣只留一線。
小黃書上說這樣的陰唇在男人的陰莖插進去后雖然缺乏對陰莖根部完全包裹住的那種溫熱的嘴唇吮吸感(如果她肯主動夾你或者強烈的高潮反應的話),但是卻會感覺到狹窄擠迫,即使陰道里頭都被干松了,這里也會因為先天的生理性「類狹窄」給給你的雞巴夾上一道,讓你至少有一處能體會被夾「雞」的感覺。
看來姐姐的陰唇就是屬于那種肥厚而短小的閉攏型的了,此時只是微微張開的它們中間只有我一根手指粗細的一條縫,但是表面卻是光滑是濕漉漉的皮膚,等到我的手指摸到了陰唇邊緣起始處的黏膜時,因為姐姐那已經被我赤裸裸的目光跟直接大膽的行為,挑逗得泛濫了的淫水直接讓我的手指滑入了姐姐陰道入口處,而這濕潤而又溫熱,仿佛會燙人一般的含水洞口就仿佛把我給的手指吸進去了一般,我不由自主地就兩指伸入到里面,而且還繼續下探,直到把兩根手指都全根沒入了姐姐的小屄當中去了,才算是停止了深入。
跟著,我就開始不由自主地在姐姐那濕漉漉的小屄里頭攪拌、抽送跟轉動、挑挖起來。
「啊~,小弟,你~嗯啊~,手指在姐姐屄里摳上了,啊~不行、別動,嗯啊~,不~,要~要站不住了~哼嗯~」姐姐被我在他下體的陰道里一番攪動抽插,搞得悶哼呻吟,身子一抽一抽地彎曲起來,似乎是本能反應發作。
被我用手指給捅得受不了了。
我看到原本微笑從容,在微紅的臉蛋上始終都是溫柔平靜又充滿愛意的表情的姐姐,被我的快速抽插攪拌給搞得神色大變,反應激烈,不由得玩心大起,更是加大力度的在姐姐的屄穴內來回的抽動挑逗,把已經有了不少「淫水」的小屄給玩弄得「咕嘰」出聲。
姐姐直接就被我給搞得彎下了腰,跟著兩腿抖動身體顫抖,我再抽插幾下她不受控制地就后坐了下去,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沙發床上邊。
跟著我的手指再次快速劇烈地攪動插入,快速地抽出后旋轉著角度再次捅進去,姐姐直接被我給搞得大聲叫了出來:「啊!啊啊哈嗯~,嗯~不~別~,啊嗯~,好激烈,別那么急,那么快,哼嗯~姐姐我……啊不行了啊~~」姐姐的話還沒有說完,我就覺得她的下體一陣抽動,然后手指就被緊緊地夾住,連拔出插入都變得非常困難起來。
我不由自主地大喊:「啊~姐姐!姐姐你的屄突然夾得好緊,把我的手指夾住了!」而姐姐則是兩條大腿合攏,緊緊地夾住了我插入到她下體處的右手,大聲的呻吟哼唧著,沒有理會我的話,只是自顧自地喊著:「嗯哼~嗯啊……嗯嗯~哈哈~,不行~嗯~嗯,已經不行了~,要高潮了~要出來了,被你給弄出來了啊啊啊嗯哈啊~~~!」一聲長吟之后,姐姐的身子猛地向內合攏收緊,我由于手臂與她的下體相連,也被帶得整個身子都撲倒向她去了,半倒在了她的身體上。
姐姐被我用手指給搞得到了高潮,下體雖然沒有說像是小黃書跟色情錄像里那樣「噴尿」,卻也是如同漲潮搬涌出了不少淫水,把我因為她的陰道夾緊而還沒抽出來的兩根手指和另外兩根頂在洞外的手指都給打濕了。
尤其是插進去的兩根,不僅是在陰道洞壁上沾染的淫水,還被澆了「一頭」–手指頭。
「啊~哈~啊~哈~,呼~呼~」
姐姐一邊喘息著,一邊輕輕地擡手攬住了我的胳膊,輕聲細語,軟軟地說道:「可別再弄了,姐姐~姐姐不行了,已經叫你給弄到高潮了。」看到我盯住她的目光,她認真的說:「姐姐早就在給你吸雞巴的時候,就已經動了情了。姐姐~,姐姐我跟你是一樣的。姐姐知道你一直都喜歡著姐姐,渴望著姐姐的身子,其實姐姐對你也不是沒有好感的。」說完這話,姐姐把頭擡起來,對著我的臉,把嘴巴湊了過來,不過她并沒有跟我接吻,而是在我的臉頰上輕輕地親了一下。
跟著又繼續看著我的眼睛,跟我說:「要是姐姐不喜歡你,對你沒有感覺,又怎么會同意讓你來弄我呢,把身子給你搞呢,還被你用手指頭捅一捅,隨便插兩下,就叫你給弄得高潮了。姐姐又不是天生發騷的賤貨,被誰搞都行,誰搞都能弄濕了。就像動物似的,先得發情了,才好搞交配啊。而你,就是能讓姐姐我發情的人呢。現在,我的好弟弟,你這只已經發情了的野獸,愿意不愿意跟也被你引得發情了的姐姐我交配啊?」聽到了姐姐說的這樣比較粗俗的話,我只覺得熱血上涌,本來因為才剛剛射精過而變得綿軟垂下的雞巴立刻就開始擡頭了。
我一手緊緊地抱住了姐姐伸出來的胳膊,把她往自己的懷里攬,一手半托半扶在她對側的一下,按住了她一半的乳房,只覺得酥酥的軟軟的,手感簡直讓人沈醉。
但是我還是不管這些,在她因為被我攬過來而靠近的額頭上大力地發出「啵」一聲而后嘴唇離開口水跟嘴唇還帶出輕微地「滋~」一聲的親了一口。
而后我用不大不下,但是認真而平穩(雖然還是因為激動而有那么一些微微地顫抖)的聲音講道:「姐姐,我現在就是那發情的野狗、色狼,不知道姐姐這條也發情的野獸,是不是愿意做我的母狼、母狗,被我騎在身下狠狠地搞啊。」不料聽到我的這句話,姐姐突然表情一怔,然后突然臉色變得很正經,很嚴肅地說道:「小弟,這樣的話,在情人戀奸情熱,床上激戰正酣或者處于調情的時候,當作調情或者刺激用的粗俗情話還好,可是不要當真。不要真的拿姐姐當成發情了以后誰都可以干的母狗,被主人隨意擺弄的畜生,好嗎?」看到姐姐突然變得正經而嚴肅起來,我被她搞得楞住了,有那么十多秒都沒有反應過來,等到回過神來,才發現很尷尬的冷場了,連忙抱住姐姐飛快地對她說:「不會的!不可能的!我從小就一直喜歡姐姐,姐姐愿意給我,愿意當我的女人,我只會疼姐姐愛姐姐,把你當成我的寶貝而小心保管,怎么會當成母狗畜生呢!還誰都可以干?我的姐姐,以后就只能我干!你是我的!姐姐,你是我的女人,以后只有我可以肏你,絕對不會把你讓給別的男人的,我不會讓你嫁給其他男人的,我要一直都肏你,好不好姐姐?」聽到我說了這樣一番話之后,姐姐也楞住了,幾秒鐘后她笑了出來,那笑容簡直如同一朵絢爛盛開的花朵,直接開在了我的心上,把的眼跟心都給勾住了。
她一邊笑著一邊說:「好~!以后我就是小弟你的女人了,只要你愿意,姐姐就每天都給你肏。但是你也要當好姐姐的男人,不但要肏姐姐,還要負責養姐姐照顧姐姐呀。」在看到我忙不疊地連連點頭,像啄米小雞一樣的動作以后,姐姐又撲哧一聲笑得噴了出來,用手指點著我的一側臉蛋然后順勢撫摸了下去,同時溫柔地說道:「小呆子。只要你不把姐姐當畜生對待,姐姐就會一直都屬于你的。你要記住。」「嗯!姐姐!我知道,我會一直都好好的對姐姐的,可是……」我松開攬住她一側身子的胳膊,退開半步,用左手扶起又變得下垂了的雞巴,一邊擺弄著龜頭向著姐姐那白嫩嫩的裸體一點一點的作著點頭動作,一邊委屈地說道:「可是剛才姐姐突然之間那么嚴肅地嚇唬我,小弟弟都被姐姐給嚇得低下頭去,擡不起頭來了。」看到我做出一副受到委屈的小孩子樣子,姐姐捂住了小嘴發出一陣「咯咯呵呵」的笑聲,然后又是寵溺又是取笑地看著我說道:「好!那姐姐就來幫小弟弟重新地擡起頭來做人。你等著吧。」說完,她便伸出柔軟溫暖的手掌,再一次地握住了我的雞巴中前部,靠近龜頭的地方。
「我就再來幫你擼一次吧,倆手一起上,很快就能讓你硬起來。怎么樣,姐姐的小手弄得好不好,舒服吧。」說著她把另一只手半覆蓋在了我的龜頭上,時而掌心摩挲著我的龜頭,時而用五指攏住龜頭稍稍捏緊,時而又用四根手指圍住龜頭,配合著右手在我雞巴的中前段的前后擼動而一起動作。
這一連串的伺候我的肉棒子的動作,搞得我是一會肉棍中間舒服溫暖,一會龜頭上刺激酥麻,很快就從嘴里發出了「嘶~哦~,哈啊~哦~」的呻吟,還有越來越粗地「呼~呼~」的喘氣聲。
聽到我的呻吟,姐姐銀鈴般的笑聲又再次響起了,同時加快了對我雞巴的擼動頻率,嘴里一邊笑一邊說道:「嗯,小弟你覺得舒服了嗎?都叫出聲來了啊,姐姐我弄得你舒服嗎?」說完還更加惡作劇地用手掌緊握住我的龜頭一捏。
結果我受不了這樣更強的刺激,一下子「哼嗯~呃~嗯哦~哦~」地一串呻吟,就射出來了,又是連噴了兩發,射地姐姐的手掌心跟五指,還有被她手包住的我龜頭的部分和雞巴前端的一點,全都沾滿了我白色粘稠、腥氣撲鼻的精液。
「哎呀,怎么又射出來了。小弟你……」
姐姐是一點也沒有想到,我是這樣的不堪她的刺激,這才幾分鐘,就又射精了。
猝不及防的她又是沒有一點思想準備,被我給射得手上都沾上了精液。
她一邊伸手去拽紙巾擦手,一邊半是開玩笑半是抱怨地說道:「本來是想幫你把雞巴給擼硬了起來,讓你好可以肏姐姐,但是這樣老是硬了以后就射,這可怎么辦,這不是又要軟了嗎?雖然這次沒有徹底的變得軟成一條蟲,可是卻也又低下頭去了,你說怎么辦誒啊~~」她話還沒說玩,就被我用手給捉住肩頭,把她的身子拉向了我的下體,沒有準備的她被我拉得一個歪倒,就撞在我的大腿上。
我低著頭,盯著姐姐那一對渾圓碩大,飽滿鼓脹的乳房,堅定地說道:「我要姐姐你用奶子給我乳交,這樣就能很快讓我又再硬起來了。」「呵呵~,小弟你知道的還不少么。好的,等下姐姐我拿紙巾給擦擦雞巴的就給你乳交。」姐姐一邊回身要再去夠紙巾,但是被我一把拉了回來,我半是要求半是撒嬌地說道:「不!我不干,我就要姐姐給我這根沾著精液的雞巴乳交,我要把我的精液給涂到姐姐你的乳溝里頭去,讓你的奶子沾上我的味道。」聽了我的要求后,姐姐雖然露出了一副:「真是拿你沒有辦法。」的表情,但是還是照做了。
她溫柔的輕輕把我推拉得轉過身子,從面向沙發轉到仰身半躺半坐在了沙發上,跟著玩笑似的輕聲數著節拍:「一、二、嘿。」就用雙手從兩側夾著自己那圓滾滾的大奶子,把我的雞巴給夾在了中間。
跟著就開始半是夾緊半是搓動的開始用乳房為我上下按摩起雞巴來了。
「誒嘿~,呼~,呵呵。姐姐的奶子怎么樣,幫你弄得舒服嗎?哦~~,看來是很舒服了,原本有點耷拉的龜頭都開始往上翹了。」看著跪在沙發前的地板上,用那對大奶子夾住我的雞巴上下聳動,把我那還沒變干的精液蹭得她的乳房上方靠近乳溝處,還有乳溝里面都是一點點、一絲絲的痕跡,感覺著從雞巴上傳來的一陣陣快感,我的嘴里又開始「呃~啊,哦~哦~嗯……,哼嗯~」地呻吟了起來。
不過那都是姐姐在一邊自己在為我乳交的同時,還「嗯~啊~」地用主動的呻吟聲挑逗我,一邊還調笑著說:「硬了硬了,我感覺到了,小弟你的雞巴變得開始堅挺起來了呢。」跟著又換了花樣,把我雞巴兩邊的奶子弄得放松一些了,然后抓起兩側的乳房上端,把乳頭湊了過來,說道:「嗯嘿~,換個手法,用乳頭來擦擦你的龜頭看看,啊哈~嗯啊~哈嗯哈~,姐姐我……,又開始……,有感覺了,怎么樣,小弟,你舒服嗎?」姐姐現在的這對大乳房,雖然不如她十七八歲少女時期那簡直是挺拔上翹,乳尖斜指上方的那對少女酥胸翹乳。
可是卻變得更加圓滾滾胖嘟嘟,乳溝呈誘人地「|」字型,又深又直,雙乳緊貼而前端略呈流線下削,大而不垂(其實還是略有一點垂的,但是那是因為足夠大后的地心引力所造成的自然垂下,而不是被拉長或者年齡下降皮膚松弛乳腺組織退化,缺乏支撐力后中間的脂肪把奶子拉得越來越耷拉)。
看著她的動作,還感受著是不是擦過雞巴周圍跟龜頭的乳頭,一陣陣刺激傳來。
我突然開始喘起了粗氣,腰部也開始本能地隨著姐姐奶子的揉搓擠壓而上下聳動,似乎想要把她的乳溝當成陰道來抽插捅刺了。
姐姐看出了的我沖動,假裝很驚訝地說道:「哎呀~,小弟,你的腰自己就動起來了。看起來忍不住了嘛。」然后停止了動作說:「看來我如果不停下,你很快就又會射出來了吧,怎么樣,想要插入了嗎?想要把雞巴肏進姐姐的小屄里頭了嗎?說出來吧。」「想!我想要肏姐姐的屄,想要狠狠地用大雞巴來肏姐姐的小屄,干得里頭的水都噴出來。」我大聲地說著,而姐姐看到有些激動的我,有點意外,楞了一下然后微笑著站起身來,擡腿就跨坐在了我的大腿上,然后爬著跪到了沙發床上頭,雙膝跪于我身體的兩側,下體就那樣跟我已經直挺挺翹立起來的雞巴相貼合著。
「既然小弟這么誠實,這么想要姐姐,那姐姐就來滿足你吧,你往后仰著躺好了,姐姐來幫你插進來,我要騎在你上面了哦~」說著就把身子往前略微俯了一下,擡起了一側的大腿跟下身,用左手扶住了我雞巴的中下段,下體出的屄穴對準了我的龜頭,然后就坐了下來。
我感覺到自己的龜頭一下子就進入到了一個溫暖濕熱的,從未感受過的,比姐姐的小嘴更收緊,更加溫暖,更加狹窄的洞穴當中。
本能地就因為受到的快感刺激而「呃啊~」一聲,雙手也擡了起來,扶住了姐姐的腰臀部位,半邊搭在她那翹起的屁股蛋兒上,半邊握住了她的腰,往下一按,同時下體也是本能的上聳了一下。
姐姐被我這一下突如其來的上壓下頂給干得發出了大聲長氣的呻吟:「嗯嗯嗯~哈啊~~~哦~呼,插進來了到深處了!好深~~哦~」然后她一手扶住了自己的一邊大腿,一手握在我雙側扶在她腰臀部的手臂的手腕處,繼續發出呻吟著的話語:「嗯~哈啊~,插進來了呢,你看見了嗎?小弟,你的雞巴插進姐姐的屄里面了。」知道她是想用這從直接而粗俗的言語挑逗我,讓我也用粗俗的語言來刺激她同時狠狠的干她的我也大聲叫道:「我知道!我肏了你了,我肏到了姐姐的小屄了!啊!我要用力的肏你!」說完就開始大力地擡起自己的下身,用腰部力量猛地朝上聳動著。
「啊哈啊~,啊啊啊!呀~,小弟,你……好會,我沒想到。啊~,你肏得姐姐好舒服,還要,再插……」一邊說著,她一邊聳動著那圓翹的大白屁股,一波波的臀浪打在我那一半握腰,一半手指虛搭在屁股上端的手上頭。
「嗯哈哈,嗯~啊哈嗯,又~嗯~,又插得更深了,好粗,都撐開了,啊~鉆得好深。嗯啊啊~,你看,你都插進姐姐的深處了,雞巴全根都插進去了。」「我看到了,姐姐的屄好深,把我的雞巴,啊~啊~。全都給吃進去了,姐姐的小屄就是一張貪吃的嘴。」我一邊用力插她,一邊拿手抓著她的屁股往下面按,肏得姐姐直叫出聲來:
「哈嗯~~,怎么樣,姐姐的小屄啊~~,哈啊~,你肏到了,感覺~,嗯~感覺如何。哈哈啊~,啊嗯~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哈嗯~啊~,深處~,啊~不行,太深,頂到頭了!不啊啊~」姐姐開始一邊浪叫著一邊身子就開始不能直立了,一下朝后倒被我抓屁股的手往上移到腰部給攬回來,一會又朝前撲倒向我的身子然后她又用手撐住給頂住不倒,但是浪叫呻吟卻是一浪高過一浪「啊啊嗯~,啊哈嗯~,哈嗯~,嗯好厲害~,好舒服啊,嗯~~,不行,停一下,停一下嘛。啊~姐姐要高潮了。嗯~你也快……快射了吧,停下來,這樣~,你的精液,就都浪費了。姐姐想~想要你射進我里面來。想要小弟你的精子灌進姐姐的子宮里頭,哪怕我以后生孩子,也就給小弟你生。」說到后來的時候,我的抽插已經停下了,因此她也不再呻吟和浪叫,只是喘息著說出這種似乎是情話的甜言蜜語來。
不過此時欲火焚身的我已經顧不得那許多了,我只是想要繼續肏她,繼續肏姐姐那給我最溫暖最舒適感覺的小屄,那好像是有著「家」一樣感覺對港灣、泉水、洞穴。
姐姐轉過神跪趴在了沙發床的另外一側,把上半身俯趴了下去,就雙手肘撐在沙發床上不讓乳房被身子壓在上頭變成扁平的,而是懸空露出,下半身尤其是屁股和小屄則是撅得高高地翹起,還沖著我搖晃了起來。
這時聽到姐姐說:「快來嗎,插進來嘛,大色狼,小母狗要大色狼從后頭肏我嘛。」的淫言浪語,簡直不能夠再忍受了,伸手抱住姐姐的屁股兩邊,雞巴對準她的下身往前一頂。
沒有捅錯洞那么尷尬的事,直接就被姐姐那已經「水漫金山」,流出屄穴外頭到了大腿根部的淫水給引導著滑進了她的陰道里頭。
「啊嗯啊啊~~,肏進來了,擱后邊……,肏進里頭來了~」姐姐長吟一聲之后,一邊在我緩慢的抽送中喘息,一邊輕聲地說著。
在我加快了速度之后,就又開始急促地呻吟,一連串地浪叫出聲了:「啊哈~啊哈~,呀!不~嗯哼~,這么快,太激烈了。」伴隨著我快速的抽插,我的大腿在姐姐翹起的屁股蛋上撞擊得劈啪作響,一波又一波的臀浪在我低下頭瞅著姐姐的小屄吞吐著我的雞巴的畫面時,映入我的眼中。
我不由得把原本捉住她兩側胯部的手,挪到了屁股上,開始跟隨著我肏入拔出的節奏,揉搓起姐姐的兩片臀瓣來。
「嗯哈啊~,更快了~,這么激烈~不行的,里頭~啊~,頂住了,又~又捅到了底,不行,要……唔嗯嗯嗯~,啊哈啊~,嗯嗯啊~」姐姐在我更加用力的朝里面使勁頂去后,終于撐不住了,在一串的猛烈戳刺,頂入她的小屄最深處之后,她雙手一分,人整個朝前趴去,撲倒在了沙發床的表面。
她的胸部伴隨著我的插入抽出,被我插得在沙發床上來回磨蹭,她同時在我的肏弄下發出「啊哈~啊哈~啊~啊~,又~~,不行……啊~,肏得我~好舒服~,不行,太爽~要~嗯哈啊~要受不了了,不行要高潮了~」就在姐姐大聲浪叫著,同時屁股也本能地扭動起來,在我的插入下快要達到高潮的頂點的時候,我由于插入的動作過大,雞巴整個地從姐姐的陰道里頭給拔了出來,然后又沒有等待對準就會插,結果從小屄邊上滑溜溜的蹭了出去,變成了再次插入失敗。
姐姐馬上就要攀上高潮的頂峰,我也感覺自己舒服得很,可能再一會也會射了,但是這樣一下,搞得我們兩個人都不是很爽。
但是姐姐還是翻過身來,仰面在沙發床上躺下以后,微笑著用左手溫柔地握住了我硬得發疼,仿佛有火焰在里面要爆炸一般的雞巴,輕輕地引導到了她的陰道口,輕聲說道:「來吧……」欲火焚身的我絲毫沒有等待和別的什么,就像是把匕首插進敵人胸膛的刺客一般猛地朝里面戳刺進去,然后就是一臉猛烈的抽插肏干,一邊干一邊就一邊感覺姐姐的小屄里頭越來越熱,濕漉漉的淫水變得更多也改變不了充滿顆粒的小屄里的被黏膜層覆蓋的嫩肉緊緊纏住我的雞巴不放開的那種被勒緊的感覺,我感覺自己的雞巴變得更漲了,好像要下一刻爆炸就要來臨了一樣。
我開始發出「嗯哼,哦~哦~」的呻吟跟粗重的「呼~呼~」喘息聲,姐姐在「啊哈啊~啊哈~,嗯~~,啊哈~,好爽,好舒服~,要高潮了要高潮了啊啊~!哈~哈~,你也~你也要射了對吧,啊嗯~,啊嗯,射吧,都射在姐姐里邊吧,灌滿姐姐的嗯嗯,小屄,熱得乎的精液都灌啊哈嗯~,灌進來~,哈嗯啊啊~」跟著她就在一陣「啊啊啊啊啊~」的長吟中身子猛地僵硬起來,下身小屄的肌肉緊緊地纏繞住了我的雞巴,連抽動都變得困難了。
她大聲地喊道「不行了~嗯啊~,哈啊~好厲害,小弟你好能干,姐姐~被你~肏……,啊~到高潮了。你快射吧!射進來吧,啊!姐不行了~,你射了吧~」這近似于求饒的話語跟姐姐陰道的緊緊包裹夾擊,讓我幾乎立刻就要忍不住了,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猛烈地在姐姐那已經逐漸逐漸的從完全夾緊我,讓我幾乎不能抽動,恢復成原來正常被肏狀態的小屄里頭激烈的沖刺著,干得姐姐已不能再正常說話,只能發出一連串不成調的浪叫聲:「啊~啊~,嗯~~,啊嗯啊嗯~嗯嗯,啊啊啊啊~~~~」一聲再次的尖叫后,姐姐抱住了我俯下去的身子,緊緊地摳著我的一側手臂跟后背的皮肉,再一次被我干到了高潮,而我也連呼哧帶喘的,把今天的第三次射出的精液給灌進了姐姐小屄的最深處,然后讓還沒有變軟的雞巴在姐姐的小屄里頭繼續淺淺地抽插著。
片刻后,我們的身體連接處「撲哧」一聲分開,拔出弄得淫水聲響搞得姐姐有些臉紅了。
但是她還是一邊喘息著一邊想要拿紙巾來擦拭那伴隨著我雞巴抽出而從她陰道里頭流到外面的精液,但是似乎因為疲憊跟高潮有一點擡不起胳膊。
那天姐姐被我干得渾身酥軟,攤開手臂,小屄里緩緩流出我因為是第三次射精變得略稀了一些的精液的畫面是我記憶中印象最深刻的畫面了。
因為高潮跟酒醉,姐姐酡紅的臉蛋兒,因為高潮刺激而潮紅的脖子,被我精液沾染而弄得略臟一點的乳房,都是我這張回憶的畫面中最美的東西。
后來,我們在姐姐的堅持下迅速地搬家了,搬離了這座被副省級城市下轄的縣級市,跑去了另外一個縣級市居住。
在那里,姐姐跟我同居了,每天都被放學回家后的我那根因為成長而變得愈加粗長的大雞巴給肏到高潮。
然后就在我也射精后,兩個人赤裸著一起抱在床上休息,我一邊吸著她的奶頭,一邊揉著她的屁股。
此時她就開始給我講她的故事,每天講一點,每天講一點。
因此,我在逐步的與姐姐體會各種不同的肏屄姿勢跟知識中,知道了她的那段人生經歷。
姐姐在剛上大學不久,就遇到了一個男人。
這種開車豪車來到大學校園門口「選妃」的男人在那個年代還是非常稀少的,不像是后來如同狗尿苔一樣,一場雨能澆出來一片。
家里沒有錢了,她自己的學費、生活費,還有但是還是兒童的我的上學問題吃飯問題。
姐姐覺得她當時似乎只能這么選擇了,因此她接受了給這個三十八歲的男人當情人,那個年代是被成為「小蜜」的東西。
一開始,這個男人還算年輕,性能力強悍,也很禮貌和藹,花錢又大方,還經常在姐姐面前說好聽的夸她,諸如「你照顧弟弟很不容易,還能努力學習,真是好姑娘」「現在這樣姐弟情深的親情很難找到了,我就是喜歡你這一點」等等的甜言蜜語。
姐姐當時甚至覺得自己很幸福,哪怕是給這個雖然年輕但是長得很丑的男人當情人到給他送終也行,可是很快她就知道自己錯了。
大學畢業后,姐姐沒能找到工作,那個男人也不愿意或者說不許姐姐出去找工作。
他一句「我養著你,你就好好等著我來就好了。」就把她給安置了新買的房子里頭,不能隨便離開,只是在她強烈的要求下,才能回來照顧我的生活。
再后來,男人的性習慣開始變得殘忍而變態,性道具甚至生活用品比如夾子圓珠筆牙刷什么的都被男人用上了。
后來,他用毆打和切斷經濟供給相威脅,逼迫姐姐在房子里接待他帶來的他的朋友,然后跟來的「朋友」一起一前一后的上她,直到干得她嘴里屄里都灌滿了男人的精液,頭發上蹭得都是了,才算是完。
這時候,姐姐才隱約的得知,這個男人性心理開始變態了,只有跟他人一起3P搞自己的女人,才能讓他硬起來,否則他就只能靠春藥的幫助,還得先用工具玩弄女人到高潮后,才能硬得起來。
再后來,他發展到了帶三個朋友回來輪奸姐姐,他最后一個上,把精液射進姐姐的屄里后,還要在她肚子上撒一泡尿,再命令姐姐這個「母狗」過去給他吸雞巴,否則就是揪著頭發就打耳光。
從這時候起,姐姐就下定了決心一定要離開這個男人,于是她開始假裝因為恐懼而百依百順,令這個男人放松了警惕,沒有進一步加強對她的監管,認為她絕對不敢不聽自己的話。
而姐姐則是偷偷的開始積攢每次被輪奸、群奸跟蹂躪后男人作為打一巴掌后的甜棗的所謂「賞錢」的零花錢,還偷偷開始變賣男人以前還溫柔體貼時贈送給她的各種貴重禮品。
算上以前男人還正常包養他時,按時發給的生活費的結余部分,最終攢下了一筆還算可以的金錢后,就在男人開始命令她喝尿,并且通知讓她開始洗屁眼跟吃好消化的食物,到時候過幾天帶朋友來給她的屁眼開苞,然后揚長而去之后,她跑了。
悄悄地什么都沒有帶,屋子里任何東西都沒動,只是帶上了錢的存折跟一些零錢,姐姐直接跑了出來。
痛苦憂悶的姐姐的悲慘遭遇沒人訴說,喝醉的她看到了我的眼里對她的愛慕跟渴望,于是處于發泄跟疏解的原因,姐姐完全是主動地把自己給我讓我肏她。
但是快要要肏的時候,姐姐的酒已經醒了,她在那時已經下定了決心要跟我一起過,那我就是她的男人她就是我的女人了,就這么定了。
于是,姐姐我跟一起逃離了原來的地方,過上了新的同居姐弟的日子。

隨機文章:

我的姐姐和我:等您坐沙发呢!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關於本站

    [爽爽撸]成人網提供最新最全的成人小說、激情圖片、黃色笑話,讓你擼的時候不再乾燥乏味。遊覽本站之前請確保已滿18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