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爽撸]成人網提供最新最全的成人小說、激情圖片、黃色笑話,讓你擼的時候不再乾燥乏味!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成人小說 > 草原的月亮有了心上人07

草原的月亮有了心上人07

草原的月亮有了心上人07作者huihui1983

07相悅

過完寒假,又回到了北京,比利姆哥哥也從德國開會回來了,他去沃爾多夫呆了一周時間,回來時給我帶了一堆的巧克力。不過,他只給我帶了巧克力回來,我在他眼中有這麼嘴饞麼?

巧克力是一個從沒有聽說過的牌子,叫FEODORA,我剝開了一塊開始品嘗,挺好吃的,但是很苦,我對比利姆哥哥說:「不如德芙的好吃。」

比利姆哥哥很無奈的看了我一眼,轉身出了門。啊,我居然把他氣跑了?我趕緊上網查了一下,啊,這個巧克力是德芙四到五倍的價格,為什麼呢,我細細的品味著,很香醇,但是確實不如回憶中的德芙好吃啊。

十多分鐘之后,比利姆哥哥回來了,帶回了一大塊德芙黑巧和一大塊德芙牛奶巧克力,讓我自己對比,好吧,比利姆哥哥就是這麼愛較真,我給他個面子一會說FEODORA更好吃就是了。

可是,可是,真是好奇怪啊,為什麼德芙變得這麼難吃了?吃完FEODORA之后,再吃德芙,就感覺油油的,一股蠟感,而且一點香醇的厚重感都沒有,差別好大,可是,為什麼我以前吃德芙的時候,會覺得那麼好吃呢?

比利姆哥哥看懂了我的表情,得意地說:「大多數的好東西都是這樣,用的時候不覺得有多好,但是再一用差的,立刻就會感覺的非常明顯了。」

我看著手裡的德芙,一點吃的欲望都沒有了,我把剩的半塊FEODORA塞到嘴裡,抱著本Python的書到沙發上呆著去了,理都不想理他。

比利姆哥哥一副摸不到頭腦的樣子,我有些生氣的心裡嘀咕:「吃慣了FEODORA,德芙就咽不下去了,如果有一天離開了你,我又怎麼能忍受其他的男人?」

快開學了,我看了看第二學期的課程安排,不是很緊,我算著哪些課如果老師不點名就可以曠。上學期從三亞回來之后,比利姆哥哥對我的訓練,完全是往自學加實踐方面引導,我現在確實發現在自我約束力強的前提下,大多數課程的自學已經比上課的效率高了。

比利姆哥哥卻突然讓我去五道口那邊的一個公司找一個叫蘇戎的人,他說我現在已經有了一定基礎,該邊實踐邊學習了,他給我找了個兼職。公司在一個看著蠻不錯的寫字樓裡,第一次真正的進這種地方,我還是很有些緊張。

公司是做手游的,蘇戎是公司經理,她很和氣,笑瞇瞇的,問了我一些基本情況,然后問我期望薪水是多少,我搖頭,說不要錢,我知道自己的能力,不給別人添麻煩就很好了,哪裡還敢要錢。

蘇戎笑著說來回車費總還要管的,然后說暫定月薪3000,然后讓我管她叫姐姐,我點頭說好,然后叫她蘇姐姐。

然后,蘇姐姐大概給我介紹了一下公司情況,然后讓我直接進開發組,具體做什麼聽組長安排,我都一一點頭應承。最后,蘇戎姐姐問了一句:「邢路現在還天天在公司加班麼?」我搖頭:「他都是定時下班,不過每天晚上都會加班到很晚。」

啊,剛剛說完,我就知道這句話肯定會被蘇姐姐誤解了,果然,她很曖昧的笑了,「不容易,邢路眼光高的誰都看不上,居然能被你一個小女孩搞定。」我有點臉紅,但是卻沒法解釋,畢竟是住在一起的,說是妹妹別人很難信了。而且,上學期在湛江的時候,他的朋友叫我嫂子,比利姆哥哥不也沒解釋麼。

蘇姐姐把我領到那個十幾人的大開間裡,跟大家介紹:「這是你們的新同事蘇露,我妹妹,大一學生,來這裡長期兼職,你們以后多幫幫她。」有幾個男生哇了一聲,開始起哄,蘇姐姐笑著說:「都別想了,人家有主了。」然后一片唉聲嘆氣的聲音,我笑了,真的是蠻好的氛圍呢,一點也不死板,上下級之間也沒什麼架子。

然后我就在這個公司呆下來了,全是年輕人,一天時間就混的很熟,組長對我也很照顧,讓我開始階段就是熟悉公司開發平臺,熟悉開發工具,然后寫點消息,寫點小腳本什麼的,我點頭答應。

回到家,跟比利姆哥哥說,蘇戎給我一個月三千塊錢,他笑著說,給你就拿著吧,然后我猶豫了一下,又說:「開發平臺和開發工具我全熟悉掌握,估計要兩星期,我想曠課……」

比利姆哥哥笑著問我:「你覺得課程能補回來麼?」我點頭說可以,比利姆哥哥笑著說那就曠吧。

然后,我就真的就一直趴在公司學習干活,不懂就問,每天晚高峰的時候交通太擁堵,我就在樓下吃完飯,加班到開發組的最后一個人離開。幾個男生下班之就開始玩LOL,讓我也加入,我搖搖頭,說我比較笨,只能專注一點才能趕上別人,組長沖我笑了,讓我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先記下來,等每局的間隔時候問他。

兩星期之后,我已經基本掌握了開發工具,開始做一些簡單的事情了,組長把我加到git hub裡,告訴我可以遠程做事了,但是我不上課的時候,還是每天都堅持來公司,我發現和他們一起,學東西真的太快了。

在第三個月的時候,蘇姐姐把我叫到辦公室,說薪水給我漲到3500,我非常開心,她看著我溢於言表的興奮,有些不理解:「不就給你加了500塊錢麼,你們家邢路又不缺這點。」

我認真地說:「3000塊錢你是看邢路面子給的,但你加到3500,就說明我已經有這個價值了。」

蘇姐姐笑了,點點頭:「丫頭不錯,難怪能搞定邢路。」

晚上回家,我開心的告訴比利姆哥哥,蘇姐姐給我加薪了,加到3500了,他卻皺起了眉頭,直接撥通了蘇姐姐的電話:「拜托,我是請你幫忙讓蘇露多學點東西,不是給你童工用的。」

不知道蘇姐姐說了什麼,邢路有些無奈:「她值多少錢我不管,但是到她畢業前,拜托你別給她漲薪了。」

……

「哎,你不知道,她是個小財迷,她現在還沒能力做好工作和學習的平衡,你給她錢越多,她肯定在你公司時間越多,最后一定把基礎學業給荒廢了。」
……

「好,沒問題,她大四下學期就去你那做全職,但是你們得先能活到那個時候。」

雖然我不知道蘇姐姐具體說了些什麼,但是我知道她一定挺欣賞我的,自己的價值和潛力被認同,讓我感覺很是興奮,滿滿的成就感。而且,明顯他們連工作都給我找好了,我很喜歡蘇姐姐的公司,氛圍輕松,人都很單純。而且關鍵的是,工資很高,Android開發組裡全職的就沒有一萬以下的,組長據說快三萬了。而且營收好的話,還有獎金。

於是,我就很快樂的繼續留在公司裡寫程序,期末考試的時候,我已經開始能夠在SOA的體系裡獨立的寫一些小的功能模塊了。

期末考完,我跟阿爸阿媽打電話說我找到工作了,兼職一個月3500塊錢,我說暑假不想回吉木乃,想在公司好好學東西。阿爸聽到我一個月3500塊錢,還是兼職,非常的驚訝,連聲說讓我好好的在北京呆著,讓我好好干,別讓老板不滿意,要對得起自己的工資。

我暗笑,我的價值應該已經超過3500了吧,等我大四下學期轉成全職,至少超一萬,到時候回去跟阿爸阿媽說,他們不知道會高興成什麼樣子。

我和比利姆說我暑假要留下來,在公司好好做事,比利姆沒說什麼,只是點點頭,可是我分明覺得他有一些開心。

就這樣,我在緊張的工作和學習中,快速的成長,我的生活極為充實,反而對勾引比利姆哥哥的事卻慢慢的有些淡了下來。

大二一開學,比利姆哥哥往我的工資卡裡轉了20萬塊錢,我有些疑惑,他有些很神秘地不告訴我為什麼,只是說讓我不要動那些錢,后來才知道是為了辦法國簽證提前做的準備。

赴法簽證是快過年的時候辦的,比利姆哥哥每年要去沃爾多夫開公司部門的什麼會議,這次他想帶我去。法簽是申根國家裡最好簽的,而且那個代辦公司非常專業,一周多的時間就搞定了。

寒假時,我揣著護照快樂的坐飛機回家,告訴阿爸阿媽,比利姆哥哥要帶我去德國玩了,他們很開心,阿媽又悄悄的問我有沒有和比利姆做夫妻的事,我說還沒有,她明顯有些失望,我卻不是很在意了,我篤信比利姆哥哥終究會愛上我的。

然后更開心的事情在后面,除夕的晚上,我給蘇姐姐短信拜年,然后卻收到了一個招商銀行的提示,我的賬戶裡被打入了20000塊錢,然后附言是:新年快樂。啊,這麼大的一個紅包,我趕緊打電話給蘇姐姐,她笑著說這是我應得的,還說如果不是因為邢路,她會給更多。

我謝過她,掛了電話,開心的告訴阿爸阿媽,公司老板給我發了2萬年終獎,問他們想要什麼。阿爸阿媽很是不敢相信,阿媽特意問清楚老板是女的,這才放心。

哎,他們還是不相信我,我說了好半天才讓他們相信,我確實值這些錢了,然后告訴他們,我畢業之后,肯定能拿到一萬多一個月。是的,這幾個月,我的水平已經趕上了某些同事,在每次的任務分配上,我作為兼職,都能拿和他們分量差不多的模塊了,而且我的提交進度通常比他們還快,組長甚至在一次周例會上特別表揚了我的專注。蘇姐姐有一次也說,我雖然是兼職,但是算實際的工作量,和全職的員工也沒有什麼差別了。

阿爸高興之余,又非常的后怕,他想起當年差點為了20萬把我賣到巴圖爾大叔家裡的事,后悔的不行。他說,當年比利姆告訴他,阿依蘇露的未來會比整個巴圖爾家族還大,他還不信,這麼快預言就要成真了。我笑著說:「知識的價值本來就應該這麼高的。」

阿爸說以后再有什麼事,我和比利姆自己決定就好了,他對外面的世界完全不懂,我們不管做什麼,他都一定支持。

春節那天,我給比利姆哥哥打電話,給他拜年,然后告訴他蘇姐姐給了我兩萬的紅包,比利姆哥哥嘆了口氣,告訴我別把學業耽誤了,我點頭答應。

我又說了阿爸阿媽知道我現在的收入,又知道我畢業能拿一萬多的時候,對當年差點把我嫁到巴圖爾家裡有多麼的后怕,比利姆哥哥聽了卻沒有笑,他沉默了一下,然后很認真的語氣問我:「蘇露,我有個朋友,在中石油的勘探設計院,快40歲了,經常一出差半年多,現在正在海拉爾負責一個采油廠的施工設計,風餐露宿非常苦,他現在平均一個月收入一萬兩千元。」

我啊了一聲,好少啊。

比利姆哥哥繼續說:「你畢業時候確實會拿到一萬多,甚至更高,但不要覺得你比別人優秀,你只是運氣好,進入了投入產出比相對最高的IT行業,尤其這兩年移動應用的開發人員缺口巨大,所以你們整體身價都被抬高了,這也是蘇戎為什麼那麼早就要預定你的原因。現在北京一萬月薪招不到任何android的研發,對比中石油做設計的老工程師,你覺得合理麼?」

我又嗯了一聲,我知道比利姆哥哥怕我飄飄然了,特意說這些打擊我的,不過他說的確實是對的,我們掙錢相對容易得多,不能信網上那些諷刺程序員苦逼的段子,那其實幾乎全是我們程序員自己編的。

比利姆哥哥又說:「所以,你還是需要繼續努力,即使這波風潮過去了,你還可以憑真正的實力,拿到你想要的收入。」

我鄭重的答應了他,我相信我會做到的。

然后,過了幾天,阿爸帶了一個人過來,指著我對他說:「你跟阿依蘇露說吧,我們家的大事,都由她做主。」

男子把來意說明了一下,哈薩克斯坦近些年一直在鼓勵哈薩克民族歸國,對牧民也來者不拒,全部進行安置。這個男子是哈薩克斯坦在這個地區的聯系人,任務是發掘對哈薩克斯坦更有價值的技術人員,優先移民。他聽牧民們說我在北京做手機應用做的非常好,說這是哈薩克斯坦稀缺的人才,希望我們全家能移民過去,家人會得到很好的安置,我愿意現在過去或者畢業以后再過去都可以。
我很早就知道這個事情,從初中時,陸續就有不少同學舉家遷過去,直接在那邊上學了,這裡好多的牧民都認為那邊才是家,他們應該有很深刻的民族認同感吧。不過,我做手機應用做的非常好?我只是個給手游寫模塊的小程序員啊,肯定是阿爸到處去吹牛了吧。

我根本沒有做任何考慮的搖搖頭,說:「我們家不會去的。」

男子有些急切的跟我說了一堆好處,包括全家都安置在阿拉木圖之類的條件,說阿拉木圖是所有哈薩克人的圣殿,是肉體和靈魂的最終歸宿。

我還是搖頭,心想如果讓我選心目中的圣殿,我肯定選美國加州硅谷,不過我肯定不會去那裡的,盤穎姐姐現在可是在那邊,比利姆哥哥見到她舊情復燃了怎麼辦。

我答謝了對方的好意,說以后一定會去看看,但是我們不會搬過去的,我們家還是更適合生活在中國。

男子看我拒絕的如此堅定,知道沒辦法了,然后轉頭求助似的看阿爸,阿爸卻很直接地說:「阿依蘇露的決定,就是吐爾汗家的決定。」

我突然感覺到好大的壓力,我不該亂炫耀收入的,搞得阿爸阿媽對我的定位高到有些不切實際了。

阿爸送走了客人,回來問我為什麼這麼確定不去,我說世界上說哈薩克語的人不到1000萬,能說漢語的人有十幾億,能說英語的人有二十億,哈薩克斯坦本來大多數人說俄語,現在卻把哈薩克語定為國語,這種完全是倒退,未來發展限制很大。就像吉木乃這裡,不會漢語的學生,連中學都上不了,而我在北京工作,看的資料基本上全是英文的。

阿爸想了半天才明白:「搬到那邊去,家裡就沒法再出一只大鷹了。」
我點頭:「兩個哥哥的孩子,已經在阿勒泰受漢人的教育,然后將來也許能去烏魯木齊,也許像我一樣直接到北京,也許還能出國留學,什麼都是有可能的,但是去了哈薩克斯坦,就很難了。」

阿爸很信服的走了,我卻呆呆的開始想,比利姆哥哥會不會想要我去哈薩克斯坦呢?要不要拿這個試試他?

我這次在家沒有呆多久就回到了北京,因為比利姆哥哥要帶我去德國了。我們從北京坐了十個小時的飛機到了慕尼黑,他建議我留在慕尼黑玩,說沃爾多夫什麼都沒有,他去開完三天會,就會回來找我,我卻不干。

這次真的不是我要粘著他,是因為我完全不敢自己呆在這裡,我第一次出國,就是一個非英語國家,我一個人走丟了可怎麼辦。

比利姆哥哥沒有駕照,他一個同事租了輛車,我們搭著他的車直接到了沃爾多夫。真的是個好小的地方啊,連布爾津縣城都不如,只有一條大路,路那邊是比利姆哥哥他們公司,街這邊是些酒店餐館民居。

民居很漂亮,路很干凈,但是人特別少,沒什麼商業,外面的人塊頭都很大,我自己隨便逛了一圈就膽小的溜回了酒店,整整三天,我除了吃飯時候,就沒有離開酒店。

可是,就連吃飯也是超級凄慘,那些餐館都什麼啊,不是漢堡,就是面包香腸,我突然就像回到高一時候天天啃馕的感覺。

終於熬到了比利姆哥哥開完會,他的同事把我們帶到慕尼黑就回國了,我們留下繼續玩。原來慕尼黑這麼有名的地方,其實并不大,似乎就北京朝陽區的大小,人也不如朝陽區多,完全沒有國內那種熙熙攘攘的樣子。

而且,慕尼黑這種大城市一樣沒什麼好吃的啊!我特意查了攻略,專門去lonely planet上面推薦的餐廳去吃當地巴伐利亞口味的德餐,可是,除了烤豬肘就是白香腸,主食只有各種面包,菜品單調不說,味道還難吃。肘子是烤箱烤出來的,皮是脆的,裡面的肉很嫩,但是味道很奇怪,不止有股腥味,更有一股沒法形容的怪味,直到回國之后偶然看到那個是先用啤酒煮過,才恍然大悟。

第一次吃飯時,比利姆哥哥笑著說:「這是肘子,不是大肉,這是香腸,不是大肉。」我知道他在取笑我去年在三亞吃培根的事,我嘿嘿的笑著,反正在他面前早已光明正大的什麼都吃了,也不在乎他的取笑了。

不過,慕尼黑好玩的地方還是很多,很多很漂亮的建筑,而且全集中在一起,
瑪麗安廣場、新市政廳、老市政廳、圣母教堂、圣彼得教堂之類的全在幾百米之
內的地方,一天就全逛完了。都是很漂亮的建筑,尤其新市政廳,煙熏火燎的顏色,層層林立的尖塔,完全是一副歐洲古城堡的建筑,比利姆哥哥說那是很典型的哥特式建筑,意大利特別多。

比利姆哥哥笑著說:「幸好先帶你來的慕尼黑,如果先去了意大利再來這裡,你就完全看不上這裡了。」

我問為什麼,比利姆哥哥說威尼斯的圣馬可廣場遠比這裡的瑪麗安廣場漂亮,米蘭大教堂比慕尼黑所有教堂加起來都壯觀,羅馬和佛羅倫薩就更不用說了,這裡根本沒有能拿出來相比較的建筑。

我有些好奇:「那你為什麼要帶我來這裡呢?還花那麼多的錢?」

比利姆哥哥笑著說,明天你就知道了。我撇了撇嘴,沒有說話,早就習慣他這種賣關子的作風了。

然后,第二天我們逛了德意志博物館,然后第三天,我們繼續逛了德意志博物館……

原來,這裡才是慕尼黑的精髓,不對,是整個德國的精髓。這裡是全世界最大的科技博物館,天文、物理、電器、機械、建筑、醫療、航空、航海,幾乎所有工業涉及的方面,這裡全都有最詳實的展示,這裡是德國精神在全世界最獨一無二的展示。

初到北京時,我曾對北京科技館的展示嘆為觀止,可是北京科技館的展品有沒有這裡的十分之一都不知道啊,那些航海、飛行、工業機械之類的東西,超多的展品,都做了完整的剖面圖設計,很多技術都有直觀的演示,我看得頭暈目眩,實在對德國的工業精神嘆為觀止。唯一郁悶的是,所有的解說和大多數的說明都是德文的,英文的都少,即使有,那些專業詞匯我也看不懂。這時候,我才發現,即使這麼多年之后,我的知識量在比利姆哥哥面前,原來還是不值一提的,大多數的領域,他都能講一些普及性的內容,再結合實際展出的東西,我居然也能理解個七七八八。

博物館太大了,我們整整走了一整天,我還好,比利姆哥哥的腿卻都快抽筋了,就這樣最后還沒有看完,然后第三天我們又用了一整天泡在這個博物館裡面。
那個下午,從博物館出來,我拉著比利姆哥哥沿著伊撒爾河漫步,在博物館島的那個長橋上,我問了比利姆哥哥一個問題:「比利姆哥哥,你對哈薩克斯坦了解麼。」

比利姆哥哥點了點頭:「算是中亞五國經濟最好的地方,國內政局也比較穩定,怎麼了?」

我輕輕地說:「哈薩克斯坦有了移民法,總統說歡迎所有的哈薩克人回家,所有哈薩克血統的都可以無條件移民過去,享受完全國民待遇。而且移動應用是那裡緊缺的人才,我畢業過去的話,能直接安置到阿拉木圖工作,我們全家也會在首都周圍給分房子,給安家費。」

我說話的時候,很心虛,我不敢告訴他我已經明確的回絕了那邊,我說這個事只想看看他的態度,還有,他對我的心思。

比利姆哥哥搖了搖頭:「不要去。」

我追問:「為什麼。」

比利姆哥哥很有條理的給我分析:「哈薩克斯坦的人均GDP比中國要高,但是整體上限太低,烏魯木齊是中亞最繁華的城市,比阿拉木圖之類的中亞五國首都加起來都發達。而北京的經濟總量大概是烏魯木齊的十倍,產業級別更是領先了幾十年,你終會在北京有一片天地,為何還要去阿拉木圖呢?」

「還有,中國近些年的教育質量突飛猛進,可以說在你們這一代,已經擁有了世界上最龐大質量最高的一批年輕人,我們終將還會在全球的競爭中繼續向前超越。你周圍有那麼多優秀的年輕人,能和他們一起學習競爭,你的成長會非常快,決定你上限的不止是智商和努力程度,還有周圍的環境。

更多推薦》威而鋼 印度神油 壯陽藥品

相關日誌:

    關於本站

    [爽爽撸]成人網提供最新最全的成人小說、激情圖片、黃色笑話,讓你擼的時候不再乾燥乏味。遊覽本站之前請確保已滿18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