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爽撸]成人網提供最新最全的成人小說、激情圖片、黃色笑話,讓你擼的時候不再乾燥乏味!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成人小說 > 林太太

林太太

今夜是令我血脈沸騰的一夜,也是我夢幻成真的良宵﹗

我走入房間時,看見林太太已經坐在床邊,我真是又驚又喜,然而她一直垂著頭。我走到她身邊坐下,她仍

然沒有說話。不過,我祇要看見她豐滿的身材和俏麗的面容,就已經情不自禁了。

我輕輕拉住她的手,她微微一縮,但並不是完全退縮,我乘機擁了過去,她的身體不禁一震。眼睛也悄然閉

上了。

我撫摸著林太太的手。她的手很白很滑,這我早已經知道的,每次看阿林和她親熱時,都令我羨慕不已。

她雖然和阿林結婚三年了,卻一點兒也沒有走樣,她還是美艷如昔。她嫁給阿林時才剛滿十八歲,現在看起

來,她的模樣比結婚時還更有韻味。由他們結婚那一天,我對林太太一直就有一種莫明其妙的好感,我很想

得到她。

我已經近三十歲了,還沒有結婚,並不是沒有女孩子想嫁給我,然而沒有像林太太這樣的女人,我是看不上

眼的。

祇要能夠一親香澤,我是不惜代價,因為她令我夜夜難眠。有一次,我們一大班人到卡拉OK唱歌,我和林

太合唱過一首唱情歌,我就已經開心到整晚睡不下。

她的美麗不但是外表,還有她溫文的性格,阿林娶到她真是幾生修到。和阿林的談話中,我往往不自覺地流

露出羨慕的口詞。

朋友妻,不可戲,本來我也十分遵循這個戒條,偏偏我的心對林太太就一直是耿耿於懷,自從見到她以來,

總是形影難忘。

這次,阿林因為經濟不佳,而向我提出借貸,而我無條件就借給他了。

想不到阿林自己提出一對條件,就是讓出他的太大一個晚上。

初時我還以為他是在開玩笑,然而他很認真地說道﹕「阿誠,你很喜歡我太太,我是看得出來的,這次如果

沒有你的幫助,我是什麼都完了。所以我也想成你所願,這事我已經和太太商量過而決定的,本來我是想在

你托詞時提出,然而你是這麼慷概,真令我感動,所以我還是想把這個條件付加上,作為我們夫婦對你的感激﹗」

我雖然覺得不應該乘人之危,無奈這條件實在相當吸引,於是我也興奮得不能再扮君子了。所以,今晚我就

完全替代阿林,而且借用了他的房間、他的床。

我溫柔地問她﹕「用不用沖個涼呢﹖」

她一直垂下來的臉上出現微紅,輕聲的說﹕「不用了,我剛剛沖了。」

「我也是沖洗好才過來的。林太太,其實我一直都喜歡你,想不到現在真的有此機會。」說著,我的手已經

不規矩,開始撫摸著林太太的身體,我坐在她的旁邊,雙手盡可以前後夾攻。

她微微扭動,顫抖的身體亦有少許反應,我乘機吻了過去。吻著她的後頸、香髮,一種幽幽微香的感覺令我

好興奮,我移動她,將她輕輕放在軟枕上。

我貪婪地輕壓過去,嘴巴和手也同時進襲,她的小嘴很美麗,口臉都散發著微香。

我吻向她的嘴,她想閃開,我契而不舍,手掌也摸到了她的乳房。

朝思暮想的東西終於可以把玩著了,明正言順地玩,而且是玩著人家的老婆。這個滋味很奇怪,因為我和林

太也十分相熟,祇不過身體的接觸還是第一次。

她像征粳持的避了兩下,開始柔順下來,我就更加興奮,伸手進她的睡衣內,貼肉地撫摸捏弄著她兩團漲鼓

鼓的軟肉,還戲弄她兩粒勃起的奶頭。

她也有了反應,因為她也輕輕觸摸著我的東西。我更興奮了,我不僅撫摸著她的乳房。也把一隻手伸到她的

恥部,澈徹實實的撫摸著。我曾經這樣幻想過,但現在已經絕非幻想了,觸摸到充滿彈力乳房和濕潤的陰戶

的感覺令我血脈汾張。這種偷情感覺很奇怪,滋味與別不同,我雖然曾經和不少女人做過愛,但今次是最興奮的。

阿林的老婆是人見人愛的,我自己相信今晚一定可以玩得淋灕盡致。我們脫掉所有的衣服,林太太的衣服是

我脫的,而林太太也滿臉不好意思地替我脫得精赤溜光。

望著林太太那黑毛擁簇的恥部,我的陽具硬得一柱擎天。本想立即就插進去快活。又想到一夜的工夫不短,

何不慢慢來享受。於是我讓她仰臥在床上,我的頭朝她的腳趴在她肉體上面,我捉住她的肉腳玩賞,她的腳

兒雪白細嫩柔若無骨。我把她拿著又聞又吻,癢得她不住的顫動。接著,我順著她的小腿.大腿.一直吻到

她的陰部。

我撥開她烏油油的陰毛,把嘴唇貼到她的陰唇接吻,還用舌頭撩撥她的陰核。我覺得她也在摸我的陽具,接

著,我感覺到她已經投桃報李,也把我的龜頭含入嘴裡。我被她吮吸了一會兒,實在太舒服了。但我又想到

她的陰戶,想到我的陽具要是插進她的陰道裡,又不知道會是怎樣的一種爽法。

於是我把陽具從林太太的小嘴裡拉出來,我掉轉身體,把粗硬的大陽具湊到她滋潤的肉洞口。我故意要她幫

手,林太太沒說什麼,她伸出軟綿綿的手兒,把我的龜頭帶到她的陰道口,我輕輕地一壓,粗硬的大陽具便

整條沒入她的溫軟濕潤的陰道裡。

我已經徹底佔有了林太太,心裡有說不出的滿足。我向她臉頰,向她的小嘴投過去無數的熱吻,林太太也被

感動,她也伸出舌頭和我接吻起來。

我開始抽送,林太太也主動向我迎湊。在其他女人身上,我可以很持久的,但是這時我知道我堅持不了多長

時間,於是我說道﹕「林太太,我太喜歡你了,我現在沖動極了,可能要讓你失望哦﹗」

林太太喘著輕說道﹕「不會的,你已經讓我很興奮了,再說,阿林讓我陪你一個晚上,今晚我是不睡了,你

愛怎麼玩,我都順從你呀﹗」

我聽了她的話,登時火山爆發了。我的精液射向林太太的子宮。她也熱情地擁抱著我,直到我停下來,仍然

把我緊緊抱住。

完事之後,我把林太太抱到浴室,我和她在林家的浴缸裡鴛鴦戲水,這時林太太已經不像剛才那麼羞澀了。

我替她沖洗陰道,她也替我沖洗陽具,我們互相戲弄著對方的性器官,她又把我的龜頭含入她的小嘴裡。我

的陽具立刻又硬起來了。

我摸到她的屁眼,笑著問道﹕「阿林有沒有弄過你這裡呢﹖」

她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不過如果你喜歡,我也可以讓你玩。」

我說道﹕「我是喜歡的,不過好像太委曲你了﹗」

林太太笑著說道﹕「不要緊的,不過那裡很緊的,又不太乾淨,你要趁現在好多肥皂泡,比較潤滑。」

後沒有立刻抽送,我讓她坐在我懷裡,卻伸手去撫摸她的乳房和陰戶。我用手指挖她的陰道,同時也輕揉她

的乳尖和陰蒂。林太太回頭說道﹕「你真會逗弄女人,我叫你弄得全身都輕飄飄的。

我對林太太說道﹕「我想在你後面射精,行嗎﹖」

林太太笑著說道﹕「我已經說過,今晚讓你愛怎麼玩,就怎麼玩呀﹗」

我讓林太太伏在浴缸上,我站在後面往她肛門裡抽送,那裡的緊窄不用說的。於是我不用很多時間,就在她

的直腸裡射精了。

雖然兩度春風,我仍然精神沂沂,我和林太太回到床上時,彼此都沒有一絲倦意,於是我們開始玩花式性交

,林太太說她的屁眼有點兒疼,但是前面可以任我為所欲為。我們由「69」花式開始,接著是「坐懷吞棍

」,林太太積極地在我懷裡騰躍,我親眼見到自己粗硬的大陽具在她毛茸茸的陰道口出沒。林太太玩累了,

我就用「龍舟掛鼓」的還是抱著她在屋子裡到處走。在玩「隔山取火」時,林太太也把臀部努力向後撞,使

得我的龜頭深深地撞擊她的子宮頸。

最後,我用「漢子推車」的花式把林太太送到最高潮,這時的林太太簡直欲仙欲死了,她粉面通紅.手腳冰

涼,媚眼半閉.如癡如醉。

林太太終於求繞了,她要我退出她的陰道,她願意替我口交,結果,林太太讓我在她的小嘴裡射精,我見到

她把我的精液全部吞食了。

我們都累了,於是相擁而眠,睡得不省人事。

第二天清晨,我一早醒過來,我神彩飛楊,林太太則仍然睡得很香,我見到她的乳房和陰戶都紅紅漲漲的,

我知道這一定的她和我昨晚瘋狂做愛所致。心裡多少也有些歉意,但是我和林太太祇有一夜情,瘋狂也是難

免的了。

望望手表,才六點多。我還可以在臨走之前和林太太親熱一番,但是林太太可能太累了,連我的肉棒插入她

的陰道都沒有醒過來。也難怪的,一個良家婦女,有多少機會像林太太這樣被我通宵達旦地玩盡肉體的各個器官。

我又一次在林太太的陰道裡射精,才穿上衣服。臨走時,我見到林太太肉體橫陳,見到她美妙的身材容貌,

特別是那雪白玲瓏的手兒腳兒,真是依依難舍。然而見到她兩條嫩腿間洋溢著我精液的半閉陰戶,則覺得油

然滿足。

自從和林太太過了那一夜,我不時都在回憶著那美好的時刻,但是我已經再也沒有機會了。在一次和林太太

見面的時候,我坦白地對她傾訴我的思慕。林太太婉轉地解釋她的立場,她說她雖然也喜歡我這個床上的男

友,但她更愛她的丈夫和家庭。

在我失望的時候,林太太又帶給我一線新希望。原來林太太知道她丈夫很喜歡她的表妹明媚。她勸我娶明媚

為妻,然後和阿林夫婦交換。就可以不時和我親熱。她說阿林也看出我對他的太太一試難忘,於是和她商量

過,決定把太太的表妹明媚介紹給我。

這一日,林先生藉故離開家裡,林太太則分別約明媚和我來到她的家中,她告訴我說﹕明媚是一個很聽她話

的女孩子,祇要我喜歡,立刻可以讓我證明處女的身子。

當我還未到時,明媚想到今天有可能要讓我破瓜,顯得有點羞怯,林太太卻對她評頭品足。

「明媚。」林太太說道﹕「你的身材真好﹗」

「好甚麼呢﹖」明媚羞澀地望望自己的身體說道﹕「我的胸圍總是及不上別人﹗」

「女孩子,要那麼大的乳房幹甚麼﹖」林太太笑了笑說道﹕「你這麼大剛好合適,將來懷了孩子就會脹起來的嘛﹗」

「我……我底下……底下還沒有毛﹗」明媚羞澀地說道。

「你現在還小嘛﹗」林太太哈哈地笑起來道﹕「或者你有一天會密林遮道的,不過並不是個個男人都喜歡陰

毛多的,我已經告訴他了,他說他好喜歡白虎哦﹗」

「那種事會不會痛呢﹖」明媚又問渲。

「我當然會盡量安排,讓你減少痛楚的。」林太太胸有成竹的說道。

當她們走出出客廳的時候,我剛好來到了,林太太趕忙來替我開門,並替我和明媚互相介紹著。

「明媚小姐。」我但覺眼前一亮,很有禮貌地說道。

「羅先生。」明媚羞得低下了頭來。

「明媚小姐,你很美麗。」我讚嘆著她道。

「多謝羅先生﹗」明媚怯生生地擡頭望了望我。林太太把我們招呼到沙發上,笑著說道﹕「我權充你們的主

婚人,首先徵求你們雙方的意見。」

明媚和我都望著她,使她感到了很是得意。

林太太像個婚姻注冊官似的問我道﹕「你願不願意以娶明媚為妻﹗」

「願意﹗」我雄壯地說,因為這是林太太的安排。

「明媚,」林太太正色地對明媚問道﹕「你願意將自己的初夜權獻給阿誠嗎﹖」

「願意﹗」她怯生生地低聲道。

林太太對明媚說道﹕「現在你可以先向阿誠證明你是處女。」

「就在這裡嗎﹖」我奇怪地說道。

「是呀﹗隨便你啦﹗」林太太說道﹕「阿林今天不回家,這裡就我們三個人啦﹗」

「你真要親眼看著我把她征服嗎﹖」我笑著問。

「真的﹗」林太太連忙說道﹕「難道你不同意嗎﹖ 我也是護花有責哩﹗」

「護甚麼花呀﹖」我問道。

「我可不許你像野獸般對她的﹗」林太太說道﹕「你要萬縷柔情地、令她舒舒服服的受佔領哦﹗」

「這個當然啦﹗」我說道﹕「我也不想做個辣手摧花手嘛﹗」

「那你們現在就開始吧﹗」林太太說道。

「到那兒去呢﹖」明媚羞怯地問道。

「進房去吧﹗」我提議道。

於是,一行三人就進入了林太太的閨房中,暫借大床作陽台。

一進房裡,明媚就羞答答地主動地解除衣服。

「讓我來吧﹗」我站到了她的身旁,柔情地替她解除著身體上的一切文明之物,讓她的原始軀體回復到自然。

林太太安然地坐過一邊來,注視著我把明媚的衣服、胸圍、內褲一件一件地脫了下來,然後接過來好好地掛

在衣架上。

明媚第一次在男人的面前把身體裸露出來了,她從未試過男人對她的裸體的觀感,她期待著我能滿意。

「太美了﹗」我不期然地托著了她的半圓球形乳房說道﹕「一眼便可以看出你是一個如假包換的處女。」

「你怎麼知道的呢﹖」林太太笑著問道。

「直覺.憑直覺﹗」我笑著道﹕「你看,她的乳蒂是那麼的淡紅色,又是那麼的細小,有過性關系的女人不

會是如此的﹗」

「那你自己瞧著辦吧﹗」林太太笑著道。

這時,我輕輕地把赤身裸體的明媚抱了起來,柔柔地放到床上去,一邊在溫柔地撫摸著她一雙肉包子似的乳房。

明媚羞得把一雙眼睛閉了起來,她從未被男人如此撫弄過,她但覺一股異樣的感覺湧上心頭,很癢.很舒服

。但又很不好受。

我柔情地吻了吻她,一雙手指在搓弄著那微細的孔蒂。她也很激動,我是第一次準備嘗一位清純美麗嫩滑的

處女,要好好地欣賞一下了。我雖然也曾經試過三五個越南.菲律賓和泰國的處女,但他總覺得她們並不如

眼前這位女孩子那麼美貌動人,那麼嫩滑可愛。而且並不包含金錢的交易﹗

明媚的呼吸聲粗重起來了,她難耐地扭擺著身子。

「不用怕的。」我柔情地安慰著她。

「哦﹗」明媚在微微地掙扎著,欲拒還迎著遷就我。我把她那兩粒星星捏弄得挺硬起來了,我的手向下移動

著,滑過了她那平坦的小腹,進襲到那光滑無毛的境地去。

「你這裡光潔無毛的,好可愛哦﹗」我柔聲問。

「聽說你不介意,是嗎﹖」明媚心慌意亂地問。

「是呀﹗我不賭錢,沒有別人那些避忌。」

「你以為人人都有我這麼多毛的嗎﹖」林太太笑著道﹕「你到底還是十八歲的少女呀﹗那是嬌嫩的證明哩﹗」

「對呀﹗」我輕輕地揉弄著她光滑的恥部。

「啊﹗」明媚緊張地把大腿縮了縮。

「明媚﹗」林太太忙說道﹕「你把心情放鬆些嘛﹗」

「我……」明媚困惑地搖搖頭道﹕「我實在很緊張,我不知怎樣可以放鬆﹖」

林太太祇得轉而對我說道﹕「你把前奏拉得鬆些吧﹗」

「我會的﹗」我點點頭說道。

「啊﹗」明媚在我的撫弄下發出了陣陣的呻吟聲來。

「不要怕﹗」林太太把明媚的一隻手握到了自己手中。

我這時把眼神注視在她的水蜜桃上,這水蜜桃還未成熟,裂口很細小,蜜桃的汁水很少,並不似一些林太太

那種成熟的蜜桃那樣能流出汁水。

我用手指輕輕地挑弄著明媚那裂縫。

「啊﹗」明媚這時緊張得嬌呼了起來,一隻手把林太太握得實實的。

「她真是一個處女﹗」

「我也認為她必是無疑的﹗」林太太笑著說道﹕「看她這個樣子,我都可以看得出來,她是一個確確切切的處女。」

「那我現在可以開始了嗎﹖」我向林太太詢問著。

「你也先把衣服脫下來吧﹗」林太太笑笑說道﹕「讓她先習慣一下嘛﹗」

「好的﹗」我聽從著她的勸導,鬆開了撫摸著嫩肉的手,慢慢地站了起來,就要對自己來個徹底的解脫。

「怎麼啦﹗你幾時扯起個帳蓬了﹗」林太太嬌笑著注視著我,說道。

「這是為明媚所搭起來的哩﹗」我笑著說道。

明媚在微微地喘息著,不時地偷眼張望我這裡有多粗.有多大,一定在擔心著我會不會對她做成嚴重的創傷。

當我把內褲脫去,她們就都可以看到我那六寸左右長的東西在昂首吐舌地顫震著。

「啊﹗我好怕﹗」明媚忽然起身擁著了林太太道。

「傻女孩子,你怕什麼呀﹗」林太太連忙摟著她道。

「他……他是這麼長的﹗」明媚口吃吃地道。

「不要怕他﹗」林太太安為著她道﹕「任何的一個男子都是這樣的呢﹗」

「但是……但是我實在怕呀﹗」她把臉孔埋到了林太太的胸脯中。

我這時已作好了準備,我緩緩地走到明媚的身邊,悄聲道﹕「明媚,不用怕的,我不會傷害到你的。」

明媚稍微平靜下來了,她把頭轉了回來,幽幽地對我說道﹕「你可要體諒我啊﹗」

「我會的了﹗」我挺著了那硬硬的家夥平靜地說道。

「不要怕他嘛﹗」林太太俏皮地拿起著她的手踫觸著我那雄偉的東西。

「啊﹗」明媚驚呼了一聲道﹕「這麼燙手的﹗」

「不要怕他,緊捏著它,」林太太教導著她道。

明媚羞澀地點點頭,一邊把手掌收緊,捏實了我的硬東西,我笑笑,運用著陰力把那話兒顫了顫。

「哎喲﹗」明媚趕忙縮手道﹕「它怎麼會動的﹖」

這一下,連林太太也忍不住笑起來了,對我罵道﹕「你真惡作劇,你可不要把她嚇壞了﹗」

我笑著說道﹕「並沒有嚇她呀﹗它本來就是會動的嘛﹗」

「明媚﹗」林太太鼓勵地說道﹕「不要怕它,過去與他試試,在床上,男人到底不是我們女人手腳的。」

「但是,他那麼長的﹗」明媚伸伸舌頭。

「你是可以容納得下的。」林太太安慰著她道﹕「每個女人都有過這種過程的。」

「那我就試試吧﹗」明媚勇敢地重新回到我懷裡。

我輕輕地躺到了她身邊,把她柔柔地擁抱著,一邊在撫摸著她的身體,一邊在親吻著她的櫻唇。明媚在我熱

情的帶動下,張著粉唇,迎接著我那伸縮自如的舌頭在她的口腔內活動著。一陣陣的撩弄,一片片的溫柔.

明媚陶醉了。漸漸地,我的熱情帶起了她的春情,她也有樣學樣地把香舌撩到了我的口腔內,隨著他的活動

而活動著。

本來,我從來就不對處女抱有甚麼的要求,我認為,處女到底是及不上少婦那樣有味,她之所以寶貴,就是

由於她是第一次,那是人家的母親將女兒養到這麼大來讓自己享用,但現在,我又有著新的感覺了,我認為

﹕對著了這個可愛的女孩子,就有如是導師,正在循循善誘地指導著她跨出第一步。

我感到有點自豪,我我為自己正在對這個少女啟蒙,讓她真真正正地知道人生究竟是怎麼的一回事。

更多情色小說請關注「爽爽擼」成人網:http://www.shuangshuanglu.com/

相關日誌:

林太太:等您坐沙发呢!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關於本站

    [爽爽撸]成人網提供最新最全的成人小說、激情圖片、黃色笑話,讓你擼的時候不再乾燥乏味。遊覽本站之前請確保已滿18歲!